bokee.net

高校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全球气候变暖将带来争夺自然资源的武装冲突

   随着气温逐渐升高,中亚地区种族关系变得日益紧张。近日,美国nautil网站独立作家约翰·温德勒(John Wendle)对中亚地区气候变化和武装冲突进行了深入报道。

 
  一个柯尔克孜族士兵悄然地从深绿色灌木丛中走出来,他挥动着手中的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朝向我们汽车的方向,同时,另一个柯尔克孜族士兵也出现了,做着相同的事情。他们设置的关卡是一根原木横放在破旧的沥青柏油路上,这条道路通往一座乌兹别克族村庄和潜在武装冲突的Kasan-sai水库,这座水库灌溉了费尔干纳山谷的农业中心地带。一个特种部队中士懒洋洋地摇了摇头,挥动手中的枪,让我们把那辆破旧的三菱汽车掉头转向,他说:“这里不会有任何武装冲突。”
 
  水是生命之源,值得为之发动战争
 
  那是一个炎热的午后,我们掉头继续开车,在炎热的天气里缓慢行驶,四周的宁静并没有被打破,我们沿途返回,穿过天山山脉西部边缘的干旱山麓,一路上我们未看到其它车辆。
 
  但一路上并非总是这样平静,在2016年春季和夏季,由于乌兹别克族村民和警察封锁了通往水库的道路,甚至切断了流向吉尔吉斯斯坦境内的水源,当时紧张局势加剧。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将装甲车开进了吉尔吉斯斯坦境内,双方武装力量都逮捕了对方的居民,在这里打架斗殴和子弹随意乱射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对于那些在日益干涸土地上勉强生活的农民而言,水是生命之源,值得为之发动战争。
 
  我来到这个偏远、管理混乱的陆军哨所,站在这里可以眺望到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庄稼农田,它们都需要水,我亲眼目睹了气候变化前线出现的社会动态。2014年 ,美国气象学会在《气候杂志》上发表一项研究报告称,21世纪开始的12年,中亚地区气候转暖速度是同期全球平均气候转暖速度的两倍,比以往任何10年都要高。伴随着该地区气候逐渐升高,将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政治不稳定和暴力事件。
 
  气候转暖与区域武装冲突具有密切联系
 
  这种情况在广阔的费尔干纳山谷地区尤为突出,这里有错综复杂的边界地带、种族势力、颇有争议的水权使用问题、日益减少的资源和逐渐升高的气温,使这里成为全球气候转暖和人类武装冲突的“炼狱”——地理、气候和政治冲突等问题汇集在一起。的确,历史上暴力种族分裂和人们对自然资源定期发生争端,导致武装冲突在该地区更有可能爆发。过去27年里,已有数百人在两次武装冲突中丧生,武装冲突爆发的部分原因是争夺领土和水资源。
 
  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驻吉尔吉斯斯坦的农业项目经理阿尔廷贝克·卡德罗夫(Altynbek Kadyrov)说:“这些小村庄差不多每天都在争夺水资源和领土,一旦某种因素破坏了他们的农业生产,他们必须斗争下去,或者做一些事情确保他们不会在冬季挨饿。”
 
  从关卡出来的道路上,我们看到乌兹别克族农民将晒干的向日葵秸秆堆放在一辆破旧卡车里,他们对附近水库的武装对峙十分敏感紧张,甚至无法进行交谈。他们在卡车里将音乐声音调到最大,在道路扬起的尘土和炽热阳光下,他们汗流浃背,面对我们紧张地笑着。
 
  今年3月以来,乌兹别克斯坦军队切断了通往靠近水库的阿拉布卡镇的道路,据悉,当吉尔吉斯斯坦政府拒绝乌兹别克斯坦提出使用该国工程师修复吉尔吉斯境内水库的请求时,这一矛盾进一步升级。8月份,这一冲突事件进一步升级达到高潮,乌兹别克斯坦警察乘坐直升机抵达一座领土争议的山脉,扣押了一个吉尔吉斯通讯中继塔,并且拘留了一些吉尔吉斯技术人员。
 
  气候变化加剧,使一些地区“环境不安全”
 
  这两个国家有理由发生武装冲突,费尔干纳山谷盛产水果、蔬菜和棉花,曾经是中亚农业的中心区域。广阔的盆地是食物绿洲,孕育了苏菲派诗歌文化,这里也是古代丝绸之路的重要一站。现今,盆地平坦土地上有灌溉农田,主要以种植甜瓜、辣椒、西红柿和草莓而闻名。乌兹别克族村庄坐落在白杨林之中,他们饮用吉尔吉斯斯坦境内山区流出来的水,在这片茂盛的盆地,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境内遍布崎岖山地,并不适合于农业耕种,可以主要用于饲养牲畜,但目前这些山地仍然十分干旱。
 
  但是这一切都在不断地变化,2014年世界银行一份研究报告指出,气候变化将继续加剧,导致一些地区继续出现“环境不安全”。目前世界银行正在气候变化如何改变全球居民生活方式的经济研究提供资金。费尔干纳山谷中大约生活着2200多万人,他们的生计主要依赖于农业灌溉,但是近年来高温气候导致水分快速蒸发,未来气温可能更高,冰川很可能会消失,这将潜在引发更大的问题。
 
  拉苏尔·卡西莫维(Rasul Kasymov)的稻田是证实该地区遭受气候变化影响的一个缩影,为了从历史名城奥什(Osh)到他在卡西莫维在克孜勒-森格尔(Kyzyl-Sengir)村的这片稻田,他开车行驶了45分钟,穿过干旱的吉尔吉斯乡村,看到年轻的男孩正在放牧,由于气候因素这里的牛群显得瘦骨嶙峋,四处都是满是灰尘的平房。当我抵达目的地时,卡西莫维向我打招呼,他带着我沿着一条道路走到他的梯田,这里是一条流入乌兹别克斯坦境内河流形成的泛滥平原。
 
  宽阔的灌溉沟渠里都是淤泥,在尘土飞扬的小路两旁却是碧蓝的河水,河岸长着郁郁葱葱的柳树,牛马等牲畜在泥泞山坡上饮着水,河水流入周围的农田。这个美丽的田园风光是典型的费尔干纳乡村景象,但是看上去令人舒适外在环境却掩盖了内在的环境危机问题。
 
  卡西莫维是美国国际开发署农业专家,他说:“我们一直在向人们讲述着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一些通情达理的农民能理解气候变化,但是他们什么也不做,因为他们的土地面积非常少,大部分费尔干纳的农民没有钱投资新的农业设备,他们也没有接受过节水保护的相关培训。”
 
  过度放牧加剧土壤沙漠化
 
  这仅是一个勉强维持的现状,我能够看到沿着这条道路的河道水分都已蒸发,当我们来到这里时,会看到贫瘠农地渗出矿物质和盐。此外,当地允许牲畜过度放牧,这使得本来十分贫瘠的土地更容易遭受突发洪水造成的沙漠化和环境侵蚀。
 
  我们沿着一条小土坡向下走,来到了卡西莫维的稻田,沟渠里的灌溉用水形成级联式小瀑布,水流落到绿色池塘产生的声音与炎热天气形成鲜明对比,在下方位置河水溢出淹没了道路,造成大量水资源浪费。卡西莫维走到一个坡台上,手里抓了一把微红色的大米向我们展示,这里的红米是非常出名的。
 
  卡西莫维用手一边轻抚稻田,一边对我说:“之前这里有大量的水资源,但是现在看来每个地区都在缺水,冰川正在消融,我们的生活依赖于这里的水,如果没有这些水,没有人会生活在这里。”当我问他农民之间是否为了争夺水资源而发生冲突时,他回答说:“没有,没有这样的冲突,我们这里没有乌兹别克人。”
 
  种族不稳定因素和人口不断增长
 
  在费尔干纳山谷地区,种族问题是一个极其不稳定的因素,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乌兹别克族居民相当多,大约占总人口的14%。更严峻的是,人口在有限耕地上呈现爆炸式增长,自2000年以来,中亚地区5个前苏联共和国的成员国人口增加了大约1000万,预计2050年人口将增长至9500万,当前6500万人生活在该地区,并且大约500万人缺少可靠的食物来源。
 
  气候变化对于不断增长的人口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世界银行预测称,到本世纪40年代中亚大河流之一的阿姆河(中亚流程最长、水量最大的内陆河),水位将下降10-15%,将导致该地区GDP随之下降10.7%。
 
  除了种族冲突、水分蒸发、资源滥用、人口增多和居民生活贫穷之外,该地区边界问题使水危机更加复杂。在前苏联解体之前,水是流经一个统一的国家,现在水道穿过多个独立国家,经过有争议的边界地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要么接受河流上游国家给予的用水权,要么对用水支付费用,或者进行谈判,试着接受这一现实。
 
  更重要的是,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境内存在着独立的少数民族地区,种族意识非常强,这些少数民族村庄甚至与他们的国家处于隔绝状态。有时,几公里的河流会流经3-4个国家边境,混乱的边境地图很容易引发附近农民的争水冲突。
 
  这些争执和冲突经常导致警察和军队前来维持秩序,从而更加激化了之前潜在的种族紧张关系。吉尔吉斯农民“憎恶”塔吉克农民,而塔吉克农民却说吉尔吉斯农民故意切断了水源,阻断了下游河水。卡西莫维称,当下游河水干涸时,许多农民首先想到的问题是:“我们应当杀死他们!”同时,一些政客利用自然资源的分歧加剧了种族之间的紧张关系,陆续爆发一些恶性事件,例如:1990年吉尔吉斯斯坦曾发生过一次,2010年又发生了一次,在这些事件中,数百名乌兹别克族人被杀害,数万人无家可归。
 
  气候变化逐渐降低水资源利用率
 
  在阿拉布卡镇的一个下午,身材矮胖的退休警察阿基姆·奥罗佐夫(Akim Orozov),用一种难以置信的响亮声音指挥着阿拉布卡镇混乱无序的牲畜市场,在稀疏树荫下,奥罗佐夫用强有力的握手方式开始了我们之间的交流,他告诉我说:“水库是我们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目标,我们是不会放弃的。就像这个地区的每个人一样,他们非常了解水资源的重要性,如果乌兹别克居民没有水,这里就会非常干旱,如果发生战争,我们将有尊严地站起来,让他们来吧!”
 
  围绕自然资源产生的武装冲突并不罕见,但是随着气候变化逐渐降低水资源利用率,这种潜在的矛盾冲突必然会在全球范围内更多发生,费尔干纳山谷地区仅是一个缩影。德国波茨坦气候影响研究所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发表研究报告指出,从1980年至2010年,几乎四分之一的武装冲突都与气候相关的自然灾难发生在一起。报告还指出,人为活动导致的气候变化,特别是气候相关的自然灾害,进一步加剧了暴力事件的升级。对于中亚地区而言,特别容易遭受人为气候变化的影响,同时种族分歧十分严重。
 
  这份分析报告强调称,在过去30年里,气候相关的自然灾害、种族分歧,以及叙利亚、索马里和阿富汗爆发的武装冲突之间存在着类似联系,它们都与干旱导致的“社会后果”密不可分。首席研究员卡尔·弗里德里希·舒雷斯涅尔(Carl-Friedrich Schleussner)表示,我们并不是说气候灾难会导致冲突,但是 在这种情形下,会增大社会压力,进而加大爆发武装冲突的风险。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亚大约10%的人口已经遭受自然灾害的影响,其中包括:泥石流、山体滑坡、热浪、干旱、沙漠化、地震、暴雨和疟疾扩散传播等。
 
  冰川正在消融,冰川湖决堤事件越来越多
 
  2015年,邻边国家塔吉克斯坦费尔干纳山谷有一半的村庄被毁,当时暴雨侵袭以及上游冰川湖决堤,峡谷喷发出层状水墙,直接淹没了近一半的村庄。为了说明这一点,科学家在报告中指出,吉尔吉斯斯坦有2000多个冰川湖,其中近20%的冰川湖潜在着“爆发”风险,其中12个冰川湖已被认定“实际上很危险”。这听起来都是一些小数字,但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市海拔较高的邻近区域有30万立方米危险且不稳定的冰川湖。据统计,自1952年以来,吉尔吉斯斯坦各地相继发生了70多起湖泊爆发的“灾难性事件”,这些数据使得比什凯克成为关注焦点,专家预测未来潜在着一定的环境灾难风险。
 
  一个放牧男孩带着一只叫做巴尔西克的牧羊犬,翻山追赶一头误入羊群的公牛,在山坡的高处,努尔汀·奥罗扎利维(Nurdin Orozaliev)的羊群(大约有500只羊)正在穿过夏末刚修剪过的草地。
 
  海拔15000英尺的勒克塔尔(Chok-Tal)山迎来了清晨第一道阳光,从山谷中透出黎明的蓝色调,今年52岁的奥罗扎利维跳上马鞍,快速来到混乱的羊群,将羊群领到了牧场。
 
  这里是吉尔吉斯斯坦的高地环境,在夏季,来自全国各地的牧民会带领羊群或者牛群来到Chon-Kemin山谷,这是一座3200米高、121500米长的山脉,它位于吉尔吉斯斯坦北部地区。每年夏季,牧民都会将牲畜群带到这里喂饱。奥罗扎利维早晨做完了家务,便骑着马向勒克塔尔山两侧的石堆和冰川湖泊方向前行。
 
  Dzhindi-suu河,又叫做疯狂河,是从峡谷山涧底部流出,这将是牧民在Dzhindi-suu河扎营的最后一年了。奥罗扎利维说:“从冰川上吹下来的风太寒冷了,我的牛羊很难在这个的山谷里长肥,但是随着冰川的逐渐消失,未来几十年我的子孙后代会重返这里。”
 
  奥罗扎利维指出,之前我们可以在山谷中看到冰川,但是现在却看不见了。水流从我们上方1000英尺高的冰川倾泻下来,流入巨石场。他一边说,一边从一块岩石跳到另一块岩石上,向山上方向走去。他说:“冰川正在融化,我不知道20年或者25年之后我们会怎样,这是一个悲剧,未来将产生很多不良影响。”
 
  经过1个多小时在粉色和灰色花岗岩巨石堆成的陡峭碎石堆中爬行,我们看到了冰川的岩石边缘,厚厚的冰层几乎垂直跃到空中,奥罗扎利维爬到了冰川突出部分,喝了一口融化的冰川水。他捡起一块石头,砍下一大块冰,将它举向太阳,这块冰被照亮了,光线折射中可看到远古冰块中的气泡。
 
  这里的冰川每年消融率为0.36-0.76%
 
  瑞士科学家阿尼娜·索格(Annina Sorg)说:“冰川融化迹象非常明显,中亚地区差不多所有冰川都在逐渐消融。”据悉,她曾多次Chon-Kemin山,观察发现这里冰川每年消融率为0.36-0.76%,即使在更凉爽、更潮湿的条件下,冰川消融仍未停止。预计21世纪末,冰川面积将是1955年冰川的三分之二,如果气候更温暖的话,预计2080年前后这里的冰川将完全消失。
 
  虽然现在冰川融化产生了一些积极影响,融化的冰川提供了稳定水源。但是阿尼娜最新研究表明,“峰值水”可能在本世纪20年代出现,同时,不论气候如何变化,水资源充足的日子不会持续太长时间,因为夏季径流量预计会减少。
 
  阿尼娜称,即将出现的水资源短缺问题,涉及到如何在不稳定国家和已不互相信任的民族之间协调处理。同时,我更担心气候变化会导致战争冲突和政治斗争,相比之下,我更害怕人,而不是自然。
 
  一些人看到了采取行动的机会,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驻中亚地区项目主管安德烈·富宾恩(Andre Fabian)称,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气候变化可能会提供一个解决方案,但是气候变化产生的争夺水资源问题,随之引发的战争和武装冲突会使邻国成为敌人。有上游国家,也有下游国家,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们都会相互指责。但是这些国家在气候变化问题方面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我们可以和这些国家的代表进行讨论,甚至是相同的话题,但前提是在气候变化的保护伞下。
 
  但目前还不清楚这对当地的农民、放牧的孩子,以及当地生活的任何人意味着什么,无论是在干旱的上游国家(吉尔吉斯斯坦),还是水资源相对丰富的下游国家(乌兹别克斯坦)。我们的三菱汽车缓慢地驶出阿拉布卡镇,穿过人群熙攘的周末集市,看到留着大胡子的老者,他手里拿着大个西瓜,女性戴着民族特色的头巾,牵着小孩子的手。
 
  我们驾车20分钟穿过干燥山丘,到达长满草的水库地区。萨廷巴伊·马谢维(Satinbay Mamashev)在放牧牲畜,当一些人走进灌木丛时,他就会大喊大叫。他说:“如果我有水,我就会像国王一样生活在这里,乌兹别克斯坦农业区域有水,而我们的土地没有水。”他用牧羊棍指向费尔加纳山谷的一片绿色树林,然后说:“如果没有水,这些树木就不可能生存。”
 
  在我们的上方有一个悬崖峭壁,可以俯瞰这个富有争议的水库,那里有一辆吉尔吉斯装甲车,装甲车的枪口指向乌兹别克斯坦村庄。
分享到:

上一篇:新兴能源:一个可触摸的能源新时代

下一篇:智能化令可再生能源正趋于免费

评论 (1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